情感计算是不是手机差异化的下一个突破口?前微软亚洲工程院副院长为何创业做EMOTIBOT

竹间智能 | 2016-11-07

构建Chatbot有两个关键的基本要素:语料和算法。在国内,像微信这样庞大活跃的社交网络,以及深度神经网络对算法的加速,给Chatbot提供了共同的土壤。这两年,以微软小冰为代表,Chatbot像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。

在2015年9月以前,简仁贤是微软亚洲工程院的副院长,他主管的产品里包含小冰和小娜两个人工智能助理/伴侣,他的团队引领了这一波Chatbot的潮流。而2015年9月以后,简仁贤离职创办竹间智能科技,主攻情感计算。此前,国内没有人专门做中文语音情感计算。

创立一年多以后,竹间智能有了100多人的规模,上线虚拟情感机器人小影,并在本月初与卓易科技发布了融合AI和Andorid的手机操作系统Freeme OS 7.0。

在与雷锋网(公众号:雷锋网)的采访里,简仁贤总结眼下市面上已有的Chatbot存在3类问题:

1. 只会闲聊;

2. 只能对指令和关键词做出回应;

3. 只懂垂直领域的知识,多用来做FAQ。

竹间智能想做的事,也可以概括成3点:

1. 打造一个具有记忆、能理解上下文、识别用户情感和意图的聊天机器人;

2. 通过数据积累、情感和意图理解,在Android操作系统内连接和提供场景化服务;

3. 与各个垂直领域的大公司合作,整合垂直领域知识,调校算法,形成服务各个行业的通用AI。

从这个角度来看,小影机器人和Freeme OS 7.0都是他们的阶段性产品。

情感计算是不是手机差异化的下一个突破口?前微软亚洲工程院副院长为何创业做EMOTIBOT

EMOTIBOT解析傅园慧表情包

二、下一代手机,如果没有人工智能,就只能算“功能机”

大约两年以前,简仁贤与卓易科技创始人&总裁杨虎认识。卓易科技在2007年凭借手机主板设计起家,今天的业务覆盖手机操作系统、应用市场、云服务、手机和IoT的硬件设计。iOS过于封闭,简仁贤认为Android+Chatbot才是未来。

在这之前,Siri、Google Now等个人语音助手都未能成功。简仁贤认为大部分Chatbot都是单轮对话的设计,多轮对话需要记忆,需要对上下文的理解。竹间智能随后还与MIT Media Lab和MIT CSAIL建立合作,两边共同来打磨情感计算的数据和算法。对聊天机器人来说,对用户情绪的感知能力是对话能进行下去的基础,也是能持续积累数据的基础。竹间智能

竹间智能的另一个合作伙伴卓易科技旗下的Freeme OS通过它在全球的300多个合作手机厂商拥有超过1亿的用户,据官方的描述目前这是全球最大的第三方OS。这也是简仁贤打造Chatbot的第二个关键点。超过1亿的用户是一个数据宝库。

在Freeme OS 7.0中,小影机器人像Google Assistant一样内置于操作系统中,并且与多个系统App打通。竹间智能官方告诉我们,当前他们已经接入了包括滴滴出行在内的28个主流应用。在Freeme OS 7.0中,简仁贤认为最重要的是数据的积累,而最难的部分在于交互的设计。

在前期积累用户的交互数据以后,基于用户画像,推荐和场景化的服务都能很快上线。而怎样让用户接受与手机对话式的交互,让界面更顺畅,更容易使用,是他们整合中的难点。

三、AI不是大公司的专利

简仁贤认为,在AI的应用中,一些好的技术更容易被创业公司发现。

大企业做AI必须为主营产品服务,比如软件公司做AI是为了卖出更多软件,搜索公司做AI是为了提升搜索广告,而从用户体验出发、向普通用户提供服务的AI不能敏捷地落地。

其次,创业公司提供了一个中立开放的平台。

竹间目前启动了新一轮融资计划,新的资金将主要用作业务拓展、技术开发和人才招募上。简仁贤告诉我们,在游戏、电商、金融、教育、媒体等垂直领域,他们都各自有进行中的合作伙伴,在内部称为深度合作的VIP客户。这些客户平均下来都有两亿以上的注册用户,以互联网公司为主。

对于早期的AI来说,服务通用领域和垂直领域的差异,在于垂直领域内的数据积累和算法调校,简仁贤认为这个过程必须很快完成,因为很多AI的底层技术都是通用的,比如文本分析、对话理解,而垂直领域的数据壁垒很快也会被追平。

这个时间可能是2-3年。简仁贤说,“两年以后,垂直领域的AI会被我们占领。”